給力文學網 www.scumbfid.icu,最快更新超級桃花運最新章節!

    江果還要繼續留在這里采訪,不過今天跟聶飛也沒有做太多的交流,白天大家伙都在忙,晚上聶飛回到了家里,江果這妮子已經提早下班,去菜市場買了菜過來做了,等著聶飛將劇團里的事情忙完了才回來,聯合演出結束,這次演出的效果也是相當地好。

    花海大劇院的人也是在海通劇院匆忙地吃了個盒飯就趕緊收拾著東西回洪涯市去了,他們是商業演出,明天還要繼續演呢,得趕緊回去準備。

    這次的演出,讓侯安瀾等劇團的演職人員也是相當地鼓舞,因為是聯合演出,聶飛也不好打什么招生的廣告,但是就在昨天下午演出結束之后,一些市民看到劇團里有學生在學唱戲,不少年紀大一點的家長,甚至是小年輕都跑過來詢問劇團還收不收學生,他們想趁著閑來無事的時候,到劇團里來學上那么兩嗓子。

    “這是個好現象啊!”聶飛吃著菜肴笑著對江果說道,他回來就把這些事情眉飛色舞地給江果說了,畢竟好事情需要有人來分享,“一場演出就能帶動有些年輕人出來想要學習,這是個好現象,證明了東江戲劇與時俱進地改進,是能夠吸引不少年輕人的關注的。”

    “也許是人家一時間心血來潮呢?”江果哼了一聲說道。

    “不管這么多,有十個人來學習,最后能留下一個人,我就滿足了。”聶飛笑呵呵地說道。

    “對了,昨天演出的時候,我坐在后面,好像聽到兩個人在談論你啊!”江果想了想就說道,“昨天沒跟你說,今天正好想起來了,告訴你一聲,坐在我斜上方的那兩個人,反正就在談論什么高新區的事情……”

    江果把昨天聽到趙興民跟張賀說的那些話大概地說了一下,她也聽得不是特別地清楚,只能是說這么個意思。

    “你說的是市委宣傳部部長趙興民,另外那個年輕人是高新區招商局的局長張賀,他背后站著的是省委魯秘書長。”聶飛嗤笑一聲,“趙興民從幾年前就開始針對我一直搞小動作,隨便他們說什么,我自巍然不動!”

    “上次的那個騙補案就是他們搞的,所以他們不管說什么,我都覺得無所謂。”聶飛又笑著說道,“不去管他們看了,吃飯吧。”

    “等我回去把記錄報道的事情做好了之后,然后給你來電話,你就準備一下到省里來,去拜訪一下那幾位名家。”江果對聶飛說道。

    “行,這件事兒就拜托你了,爭取在未來兩個月之內,把這事兒給確定下來,而且我打算讓市里跟省委宣傳部提交申請,看看能不能讓中樞電視臺來錄制這次比賽!”聶飛將自己的打算說了一下。

    “喲呵,你還挺有想法,但是你還想讓中樞電視臺來介入制作,只怕是想得太美好了一點,中樞電視臺哪是那么容易請過來的。”江果白了聶飛一眼,“這事情我可幫不上你什么了。”

    “這不用你幫忙,我自己想辦法,再說了,有市里介入,讓何市長他們去想想辦法吧。”聶飛就笑著說道,對此江果也不再說什么,雖然她很想幫聶飛做點什么,但畢竟能力有限,不可能什么事兒都能做得上的。

    吃完了飯,兩人收拾了一下碗筷便去了沙發上相擁著看電視,不過看了一會,江果就拉著聶飛進房間了。

    “昨晚好好的一個晚上給浪費了,今天不能浪費,明天我就該回去了。”江果深情地說道,聶飛苦笑一聲,知道今晚得好好補償人家,只能進去埋頭苦干。

    第二天,兩人起了個大早,江果先行一步到了海通酒店,將行李給收拾了一下,周一上午正好有航班到帝都,他們坐過去在省城經停可以下飛機,聶飛和龔俊良將眾人給送到了機場,還是跟普通的公務接待送行一般,將眾人給送上了飛機,江果也沒多說什么,直接登機走人。

    “回去之后,你去一趟劇團那邊,找侯團長商議一下比賽的章程。”聶飛對龔俊良說道,“爭取能盡快地拿出個章程出來,我現在要去一趟市政府找何市長商議一些事情。”

    “行,我現在就過去。”龔俊良點頭說道,兩人出了航站樓,分別乘兩輛車離去,早在前兩天,聶飛就把要搞比賽的事情給侯安瀾說了,本身劇團之前就有多參賽的經歷,讓他們先制定一個章程,然后再拿到市電視臺請相應的編劇過目,提提意見,再來修改。

    聶飛則是直接驅車到了市政府,在去的路上就給高子翔去了電話,到上面,何中美已經推掉了幾個準備等著匯報工作的局領導,把時間給聶飛給空了出來。

    “聯合演出非常成功,第二步咱們已經做好了,現在就等著第三步了。”聶飛對何中美說道,“關于參賽的隊伍,我這里擬了一個單子,何市長你過目一下?”

    聶飛將一張紙給推了過去,何中美接過來仔細看了起來。

    “這些都是我所知道的,而且跟海通市劇團有業務接觸的單位,而且都是外省的。”聶飛就說道,“咱們東江省本土有東江劇團十五個,算上臨近外省的,大概有三十個劇團,我建議我們在這些各個市里投放一些廣告,如果說民間有搞東江戲劇的藝人,咱們也可以召集起他們來,來參加這個比賽。”

    “這一點,就需要市政府發函出面了,我們文化局可沒這么大的面子。”聶飛來找何中美的原因也就是這個,在到敬老院義演的時候,他就開始搜集這些信息了,東江戲劇影響的面也比較廣,在臨近的幾個省里的一些城市,都有搞東江戲劇演出的,既然是比賽,那總得有參賽隊伍才行啊!所以聶飛便將目光給投向了這些隊伍,出了東江省內的之外,外甥的也是他的目標,省內的好說,都是兄弟市,怎么著也得支持一下工作,省外的,則需要海通市去接洽了。
扑克二八杠必赢技巧